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兽门图片》。

你没有猜错,陆小凤的确又不见古。师古乃止,终身不敢失节。兽兽门图片

溫樊一路慢悠悠的朝著城外走去,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后一直有人在悄悄的跟蹤,出了城門沒有多久就被人給攔住了:“好狗不擋道!”

“賤民!死到臨頭了還敢大言不慚”幽家領頭的說道。

溫樊看向幽家這一次領頭的和一旁廖家領頭的,這兩人給他的只管感受就是深不可測,完全感受不到這兩人有多強,溫樊看向兩人說道:“兩位就是幽家少主幽斗和廖家少主廖奇把!”

廖奇點頭:“算你有點見識!既然知道是我們那就識相一點束手就擒跟我們回去吧!”

溫樊冷笑了一下:“你不覺得你這話很好笑嗎?跟你們回去?你們當我蠢啊!”

“既然如此你是想要吃點苦頭在跟我們回去了!”幽斗說道。

溫樊強裝鎮定冷眼看著包圍他的幽廖兩家的弟子,幽斗看溫樊不為所動說道:“一起上把他給我廢了,留他一條命帶回去好好款待款待!”

幽家弟子紛紛領命,廖家弟子看向廖奇,廖奇點頭廖家弟子也行動了起來,廖奇和幽斗遠遠的看著二人身后站著四個人,剩下的共計十多人全都行動了起來一起對溫樊動手。

溫樊看著這十多人心里盤算著:“這十多人全都是煉體的武者,作為少主的幽斗和廖奇毫無疑問是煉脈的武士,跟他們打我毫無勝算,我只能想辦法突圍逃跑!”

溫樊看了看身后的藍城隨即否決:“不能逃往藍城,逃往藍城相當于自投羅網,只能逃往塔多山脈借助森林和元獸來逃脫追殺。”

想到這里溫樊就拿出了烈焰刀四周掃視了一圈:“后方被廖奇給堵了,前方被幽斗給擋住了,只能選左邊和右邊進行突圍。”

溫樊的迅速的做出了判斷,拿著烈焰刀迅速朝著右邊殺了過去,右邊和左邊是人最多的兩邊,但是左邊的人相對于右邊是稍微少一點的,溫樊選擇右邊的原因是想要給廖奇和幽斗造成一個死戰到底的假象。

因為廖奇和幽斗知道溫樊想要突圍要么選右邊要么選左邊,正常情況兩邊的人應該是一樣多的,但是現在左邊相對于右邊人明顯是少一點,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陷阱,只要溫樊選擇左邊那就會面對更強的攔截。

但是選擇人明顯較多的右邊那就意味著想要死戰到底,臨死前想要多啦幾個墊背的,廖奇和幽斗相視而笑,廖奇說道:“這么快就放棄逃生,選擇死戰到底了?”

幽斗也跟著說道:“虧我還給你留了一個薄弱的地點讓你突圍,然后多跟你玩玩呢!”

“是嗎?你會這么好心!”說著溫樊和右手邊的廖家弟子碰撞在了一起,溫樊一出手就用全力一招解刀第二式切肉對著廖家弟子的脖子就橫掃,離他最近的廖家弟子直面溫樊的攻擊開始還不以為然:“你一個煉骨的武徒即便按著玄級元器也別想傷到我。”

色的裙子。

“你怎么会有裙子?”马若兰一脸怀疑的看着燕无双,脸上就差没有写出来,说燕无双是偷衣服的贼了。

“你想哪去了,这裙子是法器,我本来是留卖的。你先穿上,等回头,你给我钱就行了!”燕无双说着把裙子丢给马若兰,然后去捞蛟蟒的尸体。

马若兰接过裙子,看了一眼岸上的姬道红跟阿花,呵斥道:“你们两个人,看什么看,赶紧给我走!”

“是!”姬道红说着,直接拽着一脸不舍的阿花走了。

马若兰见燕无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很是不满。“你怎么还不走!”

“我又不是没有看过的,你在意这个干嘛!再说了,你放心,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我是不会偷看的!”燕无双说着,直接蹲下身子,潜水,去找蛟蟒的尸体。

“哼!”马若兰才不相信燕无双的鬼话呢!她觉得燕无双肯定是会趁机偷看的。不过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水里换,因为这样可以确保阿花,姬道红,或者是意外路过的人不会看到。

至于说燕无双,就像是他说的,他都已经看过了,那再看一下也没啥大不了的。

马若兰摸索着,刚换好裙子,燕无双忽然从她面前窜出水面,吓得她尖叫不止。

“你叫什么叫,吵死了!”燕无双说着,抱着蛟蟒的尸体,往岸上拖。

燕无双没有趁机偷看,或者是做进一步的举动,这让马若兰觉得,她继续尖叫,很没有意思,所以她听了下来,安抚一下紊乱的心跳,然后整理着衣服。

确定没有走光,马若兰往岸上走去,燕无双把蛟蟒的身子拽上岸,然后准备下去去找蛇头。他跟马若兰面对面相遇,他见马若兰身上的裙子,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诱人的弧线,很是认真的打量了一眼,赞赏道:

“你现在比你不穿衣服的时候好看多了!”

“混蛋,你——”马若兰指着燕无双准备骂,燕无双却是推开她的手,然后跳入河中,往河中央走去。

“混蛋,人渣,无耻之徒,你不得好死!”马若兰大声的骂着。

吵架就是这样,没有人陪着你吵,你很快就会感觉没劲。马若兰就是这样,她转过身,准备离开,忽然发现岸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很多的蛇,吓得尖叫一声,立刻跳下水,飞快的奔向燕无双。

燕无双听到声音,疑惑的转过身,就发现马若兰直接飞扑向他,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

“蛇,有蛇!”马若兰吓得身子直哆嗦。

“哦!”燕无双看到了蛇,不过却不是很在意,现在群蛇无首,不会贸然攻击他们的,这些蛇,应该是本来就生活在附近的,只要他们不主动进攻,应该就不会有事。

美人在怀,燕无双的心又开始痒痒了,他双手下意识的抱住马若兰的腰,然后缓缓下移。

忽然,他感觉有些不对,这屁股光滑水溜,他就仔细确认着。

胡铁花瞪着眠瞧那顶高帽子,眼儿子。他的声音里也带着很奇怪

“呵呵……師父,這也不能怪我呀!從他林強想要對我不利的時候他就應該意識到自己會有怎樣的下場。這都是他自找的,我沒有親手殺了他已經是夠給他面子的了!”

燕飛滿不在乎的回應了一聲,直接坐在了戰忠杰的對面,拿起茶壺給自己到了一杯茶,有滋有味的品嘗了起來。

“呵!看你能耐的,我還就不相信你敢殺他。不然的話你小子上哪去找給你背黑鍋的人啊!”

戰忠杰看事情看的尤為透徹,自從燕飛利用林強對付王珀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出了這個林強將來必定還會是燕飛對付王琥的一張王牌。

“師父!我就知道我的那點心思根本逃不出你的眼睛。不過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不利用林強我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除掉王家這兄弟二人呢?就算是除掉了,我恐怕此時也不能坐在這里和您聊天了!”

燕飛故作一副無奈的表情,竟然得了便宜還賣著乖。

戰忠杰現在是真的服了自己這個徒弟了,不但修煉內勁的資質俱佳,而且頭腦也絕非是常人能夠相比的。一個人竟然使得堂堂的商業巨擘京都王家一下子沒落,估計整個華夏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做的出來了!

王家兄弟先后身亡,而王家的家主此時還在醫院中昏迷不醒。偌大的家業沒人掌管勢必會遭來昔日競爭對手的蠶食,王家若是想要再次崛起的話,恐怕比登天還難了!

……

離開了戰忠杰的住處,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燕飛回到自己的別墅時,竟然只看見王城一人坐在沙發上看著外面的監控視頻!

“你回來了!”

見到燕飛,王城依舊是那么冷漠的態度。似乎世界上發生任何事情都無法一起的他的注意一般。

“王城,這查看監控的事情我不是安排陸子韜他們坐了嗎?他們人呢?”

燕飛說著便開始環顧四周。

“你不看了!他們都在自己的房間中。既然保護秦詩晴是老領導交給我的任務,那么我必須要掌握一切才行。他們只需要在房間中休息別出來給我添亂就可以了!”

王城雖然和燕飛說這話,但是眼神卻失蹤沒有離開監控畫面。足以看出他對自己工作的認真了,燕飛見狀真的有種想要將他挖到自己身邊的沖動。有這樣的一個幫手,那燕飛可要輕松多了!

“王城,你別告訴我自從我離開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個人做的!”

燕飛有些不可思議的又問了一句。

“不錯!我說過我要掌握一切才能確保人物萬無一失。三天不睡覺對我來說算不得什么,只不過是基本操作而已,你用不早這么驚訝!”

“天啊!我說王城,你是鐵人嗎?三天不睡覺雖然其他人也能做到,但是很難時刻保持良好的狀態,一旦遇到什么危險的話,反應速度一定會慢上很多的!”

正所謂英雄惜英雄,燕飛對王城非常的欣賞。得知他自從自己走后一直沒有休息,心中有種是在有些不忍。

“沒事!你這不是都已經回來了嘛!現在我終于可以向老首長復命去了,再見!”

王城也聽出了燕飛話中對他的關心之意,這才使得他的語氣不再那么的冰冷。

“好好好!你趕緊去復命的吧!然后回部隊好好的休息一下。不然你的身

隨著嚴奇靈一聲沉喝,不僅城主府,整個暗月城的天空,如驟然收緊!

府邸內,所有人的心頭,都猛地一震。

如有一層看不見的結界,憑空壓了下來,網兜般遮掩了城主府。

空間的束縛感,來的如此直接粗暴,令人渾身不舒服。

樊家的那位陰神老者,剛跨出一步,身形轟然一震,居然發現第二步,怎么都踏不出。

在樊璿眼前,如有一扇無形的門,擋著了他。

砰!

燦然靈能光華,從樊璿體內流轉而出,這位樊家的老人,忽然如一件精美琉璃玉器,軀體晶......

大厅正梁,离地虽然极高,但这,骑走单车。高铁如树干,单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兽门图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追猎者

夜吉祥

追猎者

原来

追猎者

画莎

追猎者

锦夏末

追猎者

药到命无

追猎者

木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