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温柔》。

他冲出去的时候,看来就像是一只负了伤的野兽屋子中间铺着云石桌面的檀木圆桌旁,坐着一个瘦削、黝黑、沉

潘天寶看了一眼打岔的張成不悅道:“這就是你說的男朋友?羅小姐,我勸你看人要仔細,按照你爺爺的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你最好的歸宿。”

“大清都亡了,怎么還有人在這里胡說八道呢?倩倩走吧,咱們還在這兒,一會兒可就要攆不上爺爺了。”張成不滿道。

反正自己都裝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男朋友了,這該出手時就出手了。

潘天寶因為家里有他爺爺和老爸撐腰,生意上的事情又有姐姐打理,所以他在整個北京城那根本就是作威作福,很少有哪個平頭老百姓敢這樣和他說話!

“小子,你說什么?”感覺到自己的尊嚴被冒犯,潘天寶一步上前,臉上滿是不屑。

誰知道張成連看都沒有看他,有些后悔的說道:“如果咱們帶了瑪瑪琳來,找獵物可以就變多了。”

羅倩還沒有反應過來,倩倩兩個字聽得她耳尖都有些紅了。

張成直接摟著她的腰就往前走,方棠和潘天華對視一眼,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張成這小子不管面對誰那真的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啊——喂——”譚江邊拉長了嗓子,站在山尖上,將手做成喇叭狀,對著遠處一片青山就是呼叫一通。

還沒等他聽到回聲,方棠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肚子上。

“咳咳……咳!棠姐,您是幾個意思?”譚江邊可憐兮兮的盯著方棠。

“我還沒喊呢,你怎么就喊上了。”方棠得意洋洋的翹著自己的小下巴,看著一邊呆呼呼的譚江邊。

隨后深吸了以后氣:“啊呀呀呀——喂,你好么?”

喊了一通,放下了手:“誒喲,真是心曠神怡,我就應該來這種地方多跑一跑才是,太讓人心曠神怡了!”方棠趕緊又補上一句。 ?

原本大家被譚江邊喊的那一句下了一跳,都覺得他這喊的是一點也摸不著頭腦。

沒想到方棠這丫頭居然還喊出了個成語來,更是難得了。???

只有張成明白,這一對兒瘋子今天是要玩嗨了,可能兩個自己都拉不回來的那種。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你倆就先別感慨了,抄家伙,趕緊走。”張成很有經驗,而且非常紳士的主動幫幾個女孩兒拿了東西。

譚江邊負責背著帳篷和吊床,張成負責那槍和野餐布。

按照羅老的意思,他應該是準備過夜的,所以他們準備的東西也不少。

差不多有牛肉、羊肉和幾只大蝦和螃蟹。

準備的東西還有烤肉的叉子、炭火、石蠟以及瓷缸和茶碗,甚至還有手指、地氈等一些生活的基本用品。

還有就是槍支,彈弓這樣的打獵工具。

最后羅老居然從他的包里拿出了一個小瓷鍋和一個小包。

張成不解了,滿是疑惑的問道:“羅老,這瓷鍋……”不沉么?

當然張成并沒有真的問出口。

“年輕人,這你就不懂了吧,咱們吃的都是烤肉,火氣太重了!有備無患,還能蹲個豬蹄兒和魚湯什反还被吓到不要不要的。

老奶奶带着战舟来了。

恐怖至极的攻击轰开了酒香斋的山门,一些叫嚣得最凶的家伙当场就被炸成了虚无,远处也有许多修士被残余力量砸中丢了命。

逃跑!

面对这种比杀手恐怖了一万倍,看得见摸得着的末日力量,修士们逃跑了。

然后出事了。

见识过那条死亡线的修士本能停下脚步。但只是听说过的修士并不相信所谓的道听途说,他们勇敢的跨进线里,然后付出代价。

好在道听途说有些用,不少谨慎的修士慢了半步留下了小命,成为了确认死亡线存在的修士之一,然后被围困在了中间。

然后死亡线彻底被确认。

酒香斋斋主,元婴尊者宁慈航带着斋内几乎所有高手出来了,然后败到惨不忍睹。

堂堂酒香斋被杀掉了过半弟子,但连斋主在内居然也没找到杀手究竟是谁!

斋主宁慈航带队气急败坏的回去了。被困住的修士们这下完全陷入绝望,惊恐,惧怕,和无助之中。而后更有各种消息满天飞,说血影宗要清剿酒香斋在内的十一个宗门,大家现在被困在这里当然成了被清剿的对象。

无数修士都在想办法要逃离,谁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成功。

现场的大多数女修并没有多少积蓄,她们想了很多办法,甚至想要做酒香斋的奴仆,但酒香斋派弟子守住了入口谁也不接待。

然后那酒雾弥漫了起来,遮掉了清风明月,遮掉了花前月下。

这酒有问题!

郭子蒿敏锐的抓住了这点信息:“什么问题?”

女修皱眉:“这酒雾里的酒应该有几十种之多,并且高级得可怕,我能闻出其中三四种,这三四种酒即使在酒香斋附近也是万株难求。”

郭子蒿追问:“哪几种,都说说。”

女修摇头:“孤心一吻,三万灵珠一杯。血红泪珠,差不多也是三万灵珠一杯,其中我机缘巧合闻到过一次的酒叫心问,后来才听说价值在十万灵珠一杯。”

现场小修士都惊叹不已,这世界上竟真有十万灵珠一杯的美酒,那到底是如何得来的,此外郭子蒿他们这些有点见识的弟子更是有着强烈的危机感。

化玄门同样有美酒,而昂贵的美酒必定有着特殊的作用,那特殊作用可不是一般小修士消受得起的,可这些美酒如今正被送进了酒雾里让大家肆意吸收。

郭子蒿决定仔细追问,可惜根本追问不到。

酒香斋的酒非常多,珍贵的酒更是上百种,可惜现场修士根本不是酒香斋弟子,别说这些酒的用途,就是名字都听不全。

“好了!”郭子蒿还记得老奶奶半时的规定,“最后几个问题,这里为什么只有你们。”

女修很坦然:“因为酒香斋来过啊。”

“我擦!”

集体吓得半死!

大家猛然想起来,他们可是来剿灭酒香斋的。

當周安把銀身功秘笈收起來的那一刻,周紋滿是皺紋的臉上,也笑開了花,從唐沁用銀身功打敗王教習,他也看出了銀身功的不凡,而周安得到了銀身功,就等于周家莊得到了銀身功,到時選出幾個種子來修煉,到時說不定能多出幾名高手出來。

想通了之后,周紋馬上向著周家莊的人通知了下去,不許周家莊的人向銀鞭二邪俠動手。

唐沁給了秘笈便扶著唐子軒離開了,當然了唐子軒認輸了,并沒有繼續比試,唐沁也并沒有給唐子軒拔劍,這個場合不合適,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拔劍治傷,不然現在拔劍的話,戰斗力起碼下去了一半。

而在唐沁和唐子軒離開之后,來的驢頭村和其它村心思涌動之人,離開了,尾隨他們前去,打算動手,把兩人殺了,領取官府的賞金。

在唐子軒下擂臺后,驢頭村剩下三個人,兩個村民和一個獵人,這時一個村民穿著驢皮衣,拿著一把鐵鋤上場了。

這個村民上來之后,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拿起鋤頭就向著周安亂掄了起來。

周安沒有動用重劍,而是拿著柳葉刀,三片柳葉刀光劃過,其中三片刀光擊中了鐵鋤的手柄,擊中了同一處,把鐵鋤的手柄給擊斷了,留下了村民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手中空空的手柄。

他手中的鐵鋤可是純鐵制作的,一般很難斬斷的,可是三片刀光就把他鐵鋤的手柄給斬斷了,他看出了雖然周安揮出的刀光很強,可是他手中的刀更強,不然也不會把鐵鋤斬斷。

周安則很高興的看著手中的柳葉刀,他拿的柳葉刀,連重劍都是他借的王教習的,不愧是他的兵器,很是銳利。

趁著村民愣住的時候,周安拿著手中的柳葉刀搭到了村民的肩膀上,村民感受到冰冷的刀身,只要一下就能斬斷了他的脖子,馬上大聲的說道:“我投降,我認輸,你贏了。”

周安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柳葉刀,插到了刀鞘內。

“驢頭村落敗,請問周公子是否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周安打敗這個村民沒有費多少的力氣。

“那么請驢頭村的人上場,繼續比試。”

驢頭村的另一個村民走了上來。

呃?怎么暗黑屬性面版上面多出了一個靈魂點數。

自從周安在周旺家吸收了三點靈魂點數之后,周安就隨時觀察著暗黑屬性面版,看看還能不能在其它方面得到靈魂點數,果然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得到了靈魂點數。

周安思索了一下,便想明白了,他得到這個靈魂點數是對面的村民上來之后才有的,而靈魂點數的依托是什么呢,是殺死人之后的靈魂,面前這個村民肯定之前殺過一個人,所以身上留存著一個人死亡后的靈魂,而自己和他遇見,所以吸收了他身上的靈魂。

這個村民上場時,也拿著一把鐵鋤,不過這把鐵鋤更見幽黑一些,很明顯材質不一般,而這個村民和剛才那個村民不一樣,臉上帶著笑容,表現出很溫和,說道:“你好,我是驢頭村的包剛。”

“你好,我是周安莊的周……”周安也打招呼的說道,只是還沒有說完,包剛就拿起手中的鋤頭向著周安砸去。

“卑鄙,竟然趁著打招呼的時候偷襲。”周強大叫的說道。

面對這一擊周安快速的拿出后面背著的重劍,橫擋在了頭頂處,鐵鋤打到了重劍之上。

周安也被這一下給打槽了,幸好他反應及時,不然這一鋤子打下去,不受重傷,也會受輕傷,他沒有想到溫和的包剛會偷襲,看來他并不像表面表現出來的那樣,暗地里很陰險。

周安雙眼隱含怒氣,剛才的偷襲讓他十分的不爽,也不多說什么,把橫擋的重劍,橫向

這洞府不深,十幾丈的樣子。

季遼盤坐與洞府深處,布置了一個簡單的隔絕禁制,抬手一揮,季遼當先取出了大逆盟的身份令牌,直接打開了任務的那個卷軸。

就見他此前發布尋找華云道人的任務已經有了回復。

這大逆盟的任務都是匿名發布,且一旦被人接取,這個任務便會即刻消失,不用擔心被他人發覺。

“華云道人,凡云大陸飛升修士,其乃是百道宗天花老祖在凡云大陸的傳承后人,故而在飛升之后便被定為了百道宗的傳承弟子,聽道百年后便一......

卫天鹰道:每个人都种可悲又可笑的矛盾轩辕三光笑弯了腰,小鱼儿却早出来。他一条左臂已被生生砍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温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真愚老人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顾北念楠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无头D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夏沫北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龙青衫

虎子与我勇闯天涯

向微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