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对权力的巅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300abc.com
     绝对权力的巅峰! (第1/3页)
    

莫恒山山顶终年雾气缭绕,山下温热青翠,山顶却覆盖着厚重的积雪,积雪上干干净净,看来此处连鸟兽都未曾踏足!

  洞口散发着浓郁刺鼻的硫磺气味!

  “这山洞竟如此难寻!”霁寒冷目望着漆黑一片的山洞,驻足道。

  “若没有我,你可能花的时间更长!”魔恒傲然!

  “若不是您老记错了方向,我能在山下寻四五个时辰?”霁寒扬眉。

  “那还不是因为你体内的寒咒发作!”趁着霁寒没开腔,魔恒连忙道:“这山顶被施礼封印,还好是你,换做他人定是进不了的!”

霁寒不再说话,举步走了进去,顿时浓郁的硫磺扑面而来,熏的霁寒连忙闭上了眼睛。

  “看到了吗?那深谭中便封印着我的肉身!”魔恒的声音幽幽传来。

  “你终年在此浸泡温泉,尸身也许早就腐烂了吧!难怪此地怨念滋生!”霁寒看着洞内沉积的黑气淡淡道。

  “我只是被封印,又没死!让你在这里泡千年的澡,你也一样怨念倍增,说不好比我的还多,早就漫下山了!”魔恒嘲弄道。

  “究竟是怎样的力量才能困住你这万年的修为!”霁寒说着,便伸手欲去摸那把镶嵌在谭中,早已腐朽不堪的钝剑!

  “别碰!”魔恒大惊失色冷冷呵道!

  “这把剑可是上古利器博渊,剑身封印着无数神魔妖灵之力!普通肉身根本无法承受!”魔恒解释道。

  “博渊!从未听过!”霁寒强压着伸手去拔它的欲望,好奇的注视着。

  “你自然未听过,此剑乃天地熔炉所锻造,乃神族洪荒所持之剑,相传洪荒与混沌大战,落败掉入了天地之间的缝隙之中,便得到了这把博渊,他持剑打败了混沌,斩下了镇守神界之门的妖灵!才有了现在的西天!”魔恒慢悠悠的讲着这个上古传说!

  “哦……原来白恒不是神界创始之人,洪荒才是!”霁寒双手环胸,对这把剑越发好奇!

  “那是自然,你别再研究这把破剑了,你体内的寒咒似乎越来越严重了!”魔恒提醒道。

  “这几日,寒咒发作的频率越来越多,而且一次比一次久,我怕是撑不了几日了!”霁寒苦涩的笑道。

  “这寒咒还有一个别称!”魔恒淡笑。

  “是何?”霁寒问。

  “锁情咒!封印着情感,越是动情至深,它便发作的越快!等你彻底爱上一个人时,便是你死期将至之时!”魔恒淡淡道。

  “呵呵,之所以我十八岁未死,难道是因为我未动过情!”霁寒苦笑。

  “哈哈……给你下咒之人也许也没料到,你竟到此时才感知了情爱!后知后觉!”魔恒意味深长道。

  “我也要将此咒还给他,让他也尝尝这种痛不欲生的滋味!”霁寒紧握着拳头,冷冷道。

  “给你下咒之人也许就是个无心无情之人!他也想将你变成与他一样的人!这样你就可以长命百岁了!”魔恒淡笑道。

  “无心无情,与其如此,倒不如死了来的痛快!”霁寒冷冷道。

  “等你入了魔,克制了寒咒,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神!去报你的仇吧!”魔恒淡笑。

  “痛快,我要变强,我要活着!我要报仇!”霁寒伸手虚空一握,冰魄应声而出,一道寒光瞬间在岩壁处隐没!

  那把钝剑似乎感受到了霁寒内心的压抑,竟发出了阵阵悲鸣!

巫山云雾缭绕,揽月阁上,洛天席地而坐,对面的山色尽收眼底,恍若在云端般,银白色如瀑的发散落一地,修长的手尖上落着一只煽动着翅膀的黑蝶。

  突然黑蝶如受到惊吓般,振翅而飞,一滴猩红随之滴落。

  洛天剑眉紧皱,看着指尖那细微的伤口,愣了神。

  “洛天哥哥!”软软糯糯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洛天身子一僵,黑蝶瞬间隐没。

  “这些年你过的可好?”声音的主人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近洛天。

  柔软无骨的手指勾起洛天肩头的一缕发丝,绕在指上,另一只手已拂向他消瘦俊逸的侧脸。

  “若颜!”洛天薄唇微启,苦涩的二字从他口中飘出。

  白衣胜雪,若颜掩嘴轻笑,美丽的面容便出现在洛天眼前。

  “洛天哥哥,可有想我!”若颜的手指滑过洛天修长的脖颈落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律动的心跳。

  洛天一把拉过若颜的手,将她拥入怀里,冰冷的薄唇吻覆在若颜娇艳的唇上。

  若颜没有拒绝,任由洛天强烈的吻,弄疼她的唇。

  突然,洛天松开若颜,眉头一皱,一股猩红顺着他嘴角流出。

  “锁魂咒已深入神魂!你竟拿命强行为他占卜!”若颜嘴角渗出苦涩的笑,这些年过去了,洛天依旧未变。

  “命该如此!我无力改变!”洛天起身走向栏杆处看着远方,他肩上的黑蝶煽动着翅膀飞舞盘旋围绕在他周身。

  “我说过,你只能为我一人占卜!你为何不听!”若颜起身,从背后环住洛天的腰道。

  洛天眼中满是柔情,可嘴角的苦涩却更深。

  “身为西天的大巫师,这是我的职责!”洛天拉住若颜的手将她拉进怀里。

  锁魂咒,若颜亲手种在他身上,一寸一寸吞噬着他的生命,削弱着他的神力。

  “跟我回西天好嘛?我这次来就是想让你随我回去!”若颜将头埋在洛天胸口,听着洛天虚弱的心跳,她竟产生了莫名的慌乱。

  “我还有未完成的使命,不能跟你回去!”洛天沙哑的声音传入若颜耳中。

  “你至始至终,都未将我放在心上!”若颜脱离洛天的怀抱,摇着头看着他,满眼怨恨。

  “不是的,若颜!”洛天空悬的手虚空一握,便又收了回来!

  “那洛哥哥,你便告诉我凤凰一脉的下落可好?”若颜眼角带笑。

  “若颜,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唯独此事不行?”洛天转身不再去看,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若颜却似乎没有生气,缓步走向洛天的软榻,萦绕的她周身的流光,带着丝丝香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啊……”若颜突然娇声轻呼。

  洛天急忙转身,却见若颜的脚不知何时被矮桌香炉旁掉落的玉锥划伤,白皙的脚趾带着一丝猩红。

  “你怎么还像幼时一样,如此不小心!”洛天闪身抱起若颜将她放在了塌上,欲俯身去查看她的伤口。

  若颜带着妩媚的笑,配合着抬起了脚趾,裙摆滑落,顷刻间漏出了白皙修长的腿,洛天惊觉般的后退,若颜却用脚趾夹住了洛天的衣带,轻轻一扯便退去了洛天的外衣。

  “洛哥哥!”若颜轻唤着起身,藕般细长的手臂,便已搭在了洛天肩上,葱白般的手指,拨弄着他垂下的丝发。

  玉雕般的锁骨,隐约可见的傲人双峰,盈盈可握的腰肢。

  吹在洛天脸上温热的气息让他瞬间红了耳根。

  “洛哥哥,我好看吗?是不是像姐姐一样漂亮!”若颜眨着无辜的眼睛问道,修长的手指划过洛天修长的腰,结开了他的衣襟。

  “若颜!别这样好吗?”洛天伸手握住了若颜不安分的手,可她却顺势钻进了洛天怀中,吻上了洛天的唇。

  微湿的空气弥漫着诱人的香气,洛天额间的细汗,划过若颜粉嫩手臂。

  夜如此漫长!

  洛天却感到一切竟像虚幻,如此的不真实!靠在他怀中熟睡的脸庞,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幼稚!可现实却让他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若颜!

  次日的阳光透进窗子照在了还惨留着温存的房间内!

  洛天却苦笑着起身,空荡的房间早已没了若颜的影子,一切似梦似幻!

  只有位于窗前的木架,那个乌金木做成的盒子闪着琉璃色的光,却无比真实刺目,里面的东西也在洛天的注视中化为了灰烬!

  那是他昨日占卜的卦象——南熵莫恒山!

  七日为限!

  霁寒渐渐的竟可以轻易的感知魔恒的神识,那隐藏在他心中的执念似乎越来越盛,竟让霁寒也忍不住被那股执念所牵引。

  脑海中魔恒与神女白篱大战的情景重演,似乎自己便是那魔恒,心中那股莫名的怒火越烧越往,似乎就要压制不住冲破胸腔。

  饕餮幼时与魔恒玩耍的身影,瞬间变成了在战场上的厮杀,死去时魔恒心中的悲痛,都让霁寒难以忍受。

  渐渐的,霁寒周身渐渐开始汇聚灵力,一点点顺着四肢百骸透进身体!霁寒不再躁动不安,执念渐渐沉寂,怒火被压制,悲痛被隐藏!

  “再见了霁寒,今后你便是我,我便会是你!记住魔恒这个名字!他乃魔界之尊!”魔恒的声音在霁寒耳边回旋,慢慢消散。

  霁寒竟有了种难言情愫,似乎一个多年的老友即将离去,那份难舍的情愫让人怅然若失!

  “师傅、魔恒,再见!”霁寒瞬间睁开了双眼,指尖一缕白光渐渐化为了一轮苍月!

  莫恒山下,枯魔紧紧盯着山顶的那团雾气。

  梦魔却高昂着头颅,淡淡道“没料到二十多年过去了,还能亲眼见证魔君重现!哈哈……”

  “不知是福是祸!”枯魔拉扯着低沉的嗓子幽幽道。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梦魔笑着道。

  “你倒是看的开!”枯魔阴沉沉道。

  “你我皆魔,本就是已死之身!看的开如何,看不开又如何。你敢对抗魔君?”梦魔扬声。

  “魔君?!我只受命于若颜一人!要不是她你早就被镇压,发配去了无尽之地!”枯魔阴森森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硬骨头!希望待会你也可以这么硬气!”梦魔说着,飞身向着山顶掠去!

  

  


     要培养高技能型人才,中国职全感”。2000年1月,任太重集团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伊相互支持,守望相助。记者了解到,《办法》共28条,规范了医疗保障经办机构、定点医药机构、参保人员对医疗保障基金的使用病根就出在没有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