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扎卡警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300abc.com
     扎卡警长 (第1/3页)
    

叶枫?

  黑殇剑?

  韩不易面无表情。

  他知道,郡守府既然已经决定彻底吞并天云宗,那黑殇剑早晚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何来归还的说法。

  他们点名要叶枫出来一战,只怕是要以血祭旗,用叶枫的命,来震慑所有年青一代的天云弟子,告诉他们——这,就是敢在郡守府面前耍小聪明的下场!

  “还有什么问题吗?”冷秋在旁斜着眼看着韩不易:“表演赛是郡守大人亲自指定的项目,意义重大,不得有半点差池,韩宗主,不,韩院长,你千万不要让郡守大人失望啊!”

  “是!!”

  韩不易恭敬的低下了头,不敢有半点忤逆。

  果然,一再强调,就是为了确保叶枫插翅难逃,说是表演赛,其实就是叶枫那小子的断头台啊!

  “我们走!”

  冷秋大手一挥,带着众人走出了望天殿,径直的走向了望云峰夏天生的宿舍。

  到了屋子外面,冷秋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一片漆黑,只有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趴在床上,听到有人进来,夏天生冷冷的吼出了一个字:

  “滚!”

  “天生~~”

  冷秋看着夏天生,心里一阵揪心的疼。

  这还是那个当初俾睨凤翔郡的天才青年么?

  你看看他颓废的目光,几天没刮的胡子,散成一团的头发,简直就像是一条丧家之犬,这可是他冷秋亲自一手培养出来的天骄,怎么就沦落到了这般地步。

  不过,这不怪夏天生,谁遇到了这种事情都会想死,要怪,只能怪那个策划了所有阴谋的贱人,还有那个叶枫,夏天生所有的悲剧都是从太白峰遇到了叶枫开始的,而这一次,郡守大人就是要让夏天生亲手去斩杀了自己的心魔,重新振作,而他冷秋今天就是来给夏天生提供万无一失的保障!

  “参将大人!”

  夏天生看到冷秋,还是连忙下床,半跪在了地上。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参将大人……”夏天生没脸说话。

  冷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了,你起来!”

  随后他重重的将手掌拍在了桌上,只见红光一闪,一柄暗红色的长枪在昏暗的房间里竟是爆出了一道雪亮的光,好似一头几欲腾起的血蟒,刺得夏天生睁大了眼睛。

  “这是!!”夏天生全身一震,当然认得这柄长枪。

  “没错,这是本将军的配枪,极品玄器,血凰!天生,郡守大人有令,半月之后,天云宗将更名为天云武院,在更名大典上,你就用这柄血凰去把叶枫的心给我剜出来!!”

  “大人!!”

  夏天生激动了,双目喷出了无比怨毒的恨意跟杀机。

  他重重的把头砸在了地上:“天生一定不辜负郡守大人与您的厚望!!”

  “这还像点样子。”冷秋微微顿了一下,又从乾坤戒中掏出了一个锦盒,郑重的放在了桌上:“这次比试,关系着咱们天凤军的尊严与荣耀,不容有半点闪失,这颗【狂战丹】你拿着,若是有了意外,你知道该怎么做!!”

  夏天生脸色一僵。

  他当然知道狂战丹是什么东西,也知道服下之后会有怎样惊人的效果与可怕的副作用,但区区一个叶枫,在自己也有了极品玄兵的情况下哪里会需要用到这颗可怕的丹药。

  “请您放心,天生一定会将叶枫碎尸万段!”

  好!!

  冷秋满意的点了点头:“既如此,就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吧,后面的半个月,天云宗多少会有些动荡,我要你将那些生出异心的人全部镇压!”

  是!!

  夏天生的脸上重新浮现了当初那份骄傲的冷酷,甚至,比之前更多了几分凶残与狰狞。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心中的某个底限被突破了之后,所有的道德标准尽数崩塌,

  他的怒火,他的怨恨,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将会无情的发泄在天云宗的身上!

  ……

  落云峰,山巅之上。

  孟沧行缓缓的走向了中央那座神秘的大殿。

  “师兄,李茂臻终于要动手了。”

  吱呦一声。

  大殿的木门打开,一股惊人的玄气波动从里面涌了出来,吹起了孟沧行的长发,竟是连这位深藏不露的强者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

  木门背后……究竟藏了什么东西,玄威之强,可怕至此。

  李守拙凝着脸庞走了出来,孟沧行紧接着说道:

  “半月之后,九月十五,天云宗要更名为天云武院,上缴所有底蕴物资,并且李茂臻要办一场表演赛,让夏天生来战叶枫。”

  “哦?”李守拙前面都没有表情,听到最后一句扬了扬眉:“他这是要杀鸡儆猴啊。”

  “冷秋已经去找过了夏天生,应该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夏天生也拥有了极品玄器,叶枫怕是要迎来一场苦战。”

  谁能想到,孟沧行与李守拙虽然躲在落云峰上,但对天云宗的内的一举一动竟是了如指掌,冷秋所有的动静都被他们看在眼中。

  李守拙嘴角轻轻的抿了一下,看的更加深远:

  “对决倒是其次,明日之后叶枫要面临的压力远远胜过他自己的生死……”

  孟沧行沉默了。

  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抹担忧。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道:“师兄,叶枫他毕竟只是个孩子啊,你会不会对他太残忍了一些……”

  李守拙同样也沉默了许久,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若是叶枫撑不过去的话,我自会亲自向他解释一切,送他平安的离开。”

  “师兄……”

  李守拙挥手阻止了孟沧行的话:“我们没有时间了,如果叶枫真的是上天派来给我们天云宗的希望,那他就一定能够明白我们的用心。”

  唉!

  孟沧行长长的叹了一声,远远的看向了叶枫所在的小屋,里面正闪烁着点点星光,那是叶枫正在修炼灵云经的异像。

  李守拙迈步走过了他,捋着胡子向屋子走去:“这些日子叶枫只顾着对付天凤军的人,怕是修炼也耽搁了不少,与夏天生一战,胜负难料,未来半月你还是多提点提点他吧……”

  孟沧行压下心中的惆怅,咧嘴道:“嘿,能耽搁到哪去?这小子才十六岁啊,就凝星两百多颗了,这可是比咱们当年都厉害太多了,而且谁知道他还藏着什么底牌,不过拾掇拾掇还是有必要的!”

  两位大佬缓缓的走到叶枫小屋之前,里面正散发着点点朦胧的星光。

  可突然之间,二老愣住了。

  李守拙全身一抖,硬生生的从下巴上薅下了几根胡子,疼的老脸一抽。

  卧槽!!

  屋子里面,叶枫身边,凝出的星星竟是又增加了许多,快要四百颗了!

  这尼玛!

  二老默默的看了半天,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还提点个毛线!

  这种不讲道理,升级如飞的妖孽,还需要自己来提点么?

  爱咋咋去吧!

  ……

  叶枫不知道自己又一不小心打击两位老人的自尊。

  其实他刚刚完成了一次长达半个月的穿越, 回来后正在苦心修炼灵云经。

  过去的一次穿越,叶枫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做别的,只是回到了百年前的天云后山药园子里面跟黑球儿它们安安静静的呆了半月,苦练修行。

  当然,还有应云欢。

  这次穿越回去,叶枫看到小姑娘心里格外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在不久之后这个可爱的妹纸就将经历一场劫难,生死未卜,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但叶枫心里很清楚,想要去参与天云血夜那扑朔迷离的命运大戏,自己唯有变得更强才行。

  所以叶枫没有纠结,一心苦修,同时很直白向应云欢请教九天灵云经的修炼心得,可爱的小姐姐也没有藏私,对于百年前的天云精英弟子来说,灵云经星图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应云欢早已经将整幅星图记在了心中,便是省去了叶枫去落云峰上面壁的尴尬。

  所以,这半个月,叶枫的灵云经修为又经历了一个突飞猛进的过程,整幅星图已经掌握了超过五分之四,引气的时候达到了凝星近四百的傲人境界,再加上星灵体打开后玄气融通无碍,让他的引气速度再攀巅峰,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把第五条玄脉开辟了三分之一。

  更变态的是,这在现世的时间进度中,叶枫等于瞬间完成了半月苦修,幸好老李同志也仅仅是只能看到叶枫灵云经的进步状况,要是他直接看到叶枫体内的第五玄脉瞬间暴涨了一截,不知道又得拔掉多少根胡子了。

  此刻,叶枫刚刚吞了一颗落灵根,药效与成长后的灵云经同时发动,体内的玄气好似滔滔江水般的汇聚到了第五玄脉之中。

  第五脉,元脉,是六脉玄境中最为关键的一脉,贯通心脏,直通脖颈,与最后一脉灵脉相连,乃是其他四脉汇聚归元的所在,最为雄浑强健。

  元脉一通,心如烈火,玄气蒸腾,肉身之力可达八千斤,如今叶枫体内的元脉已经与心脏相连,一条条细密的玄脉好似丝线一般强化了心脏中的每一条血管,与此同时,新生的玄脉正从心房上伸出,准备继续向上延展,可就在这时,叶枫忽然一愣。

  恩?

  什么情况?

  怎么从心房上方延伸出来的玄脉竟然分叉了?

  一条向上,去向第六脉的位置靠拢了,另一条,竟然再次朝前胸的位置分出了枝丫。

  这是搞毛线?

  叶枫把天云引气修炼的玄道法诀至少读过不下几十本,从来没听说过在元脉修炼之时还能有第二条分叉的情况。

  难道说——这世上还有第七条玄脉??

…………

谢谢书友28406721跟zq妹妹的月票,对了提醒一下大家,可以加qq群151446522,三十晚上西门会在群里发红包感谢大伙,金额巨大,谁来谁知道~~~


     充分用好课后服务时间,指导学生认真完成作业,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补习辅导与答疑,为学有着耳机接送单,听着大会盛况,传递着快递小哥们的兴奋,我体会到自己也是代表中国未来的力量。哈伊里当天与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沙姆丁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彩搭配,实现三季有花、四季有绿、秋冬出彩,一年四季都有不同景致。陈希宣读了《中共中央关于表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摘得桂冠,同时在“机器马术”项目比赛中斩获冠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